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6up重庆珍档 负伤12次的红军铁血将领 曾是大宁河

  杨秀昆,原名杨贤舜、杨秀坤,1911年12月生于重庆市巫溪县宁厂镇兴隆村一个贫民家庭。家有兄弟姐妹10人,他排行第三。少时在家读过三年私塾,放过牛,在大宁河帮父亲撑过船,还在布店当过学徒。16岁时,四川军阀杨森征兵,每户二丁抽一,杨秀昆顶替逃跑的大哥,进入川军20军郭汝栋部当兵。1930年参加红军,同年加入中国。在历次战斗中,他不怕牺牲,英勇善战,曾负伤12次,是在战火中淬炼成长的铁血将领。

  1930年2、3月间,杨秀昆所在连队驻扎在湖北武穴市外围官桥。6月5日,他在班长、地下党员万敬康的领导下,杀死了反动排长和连长,与所在连140多人举行起义,史称武穴兵变。之后,起义部队与鄂东特委领导的黄梅第4中队会合,改编为黄梅第5中队,杨秀昆担任分队长。后来,部队又改编为红15军,蔡申熙任军长,杨秀昆在1团当排长。

  1931年9月8日,鄂豫皖中央分局发布《通告第十一号——动员全党力量加紧肃反工作,改善党与群众的关系》,大规模肃反在根据地展开。次年5月,杨秀昆因有参加旧军队的经历,与孔庆德(新中国成立后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)等一同被捕,后被拉至树下枪毙之时,恰逢10师师长王宏坤路过,获得解救。

  半个月后,杨秀昆被调任机枪连连长,后任29团3营营长。同年8月,鄂豫皖根据地在军队第四次“围剿”斗争中遭到失败,杨秀昆作战勇敢,身负重伤,于10月随部西征转战川陕。途中,他曾被部队安置在湖北枣阳附近农村养伤,但因坚持跟随部队,团政委曾传六最终同意让其随部撤离。之后,29团调整到红27师,杨秀昆任副团长,曾传六任政委。

  1933年6月底,红四方面军在四川省旺苍县木门镇召开军事会议,决定由4个师扩编为4个军,杨秀昆被调至30军88师组建264团。他带领200余人来到苍溪县龙山场。为增加军队作战力量,他允许本地人请假回家动员 亲戚朋友参加红军,凡是能动员一个班的人,给他班长当;动员一个排,给他排长干;动员一个连则任命为连长。这样,不到一个月就发展了1000多人。

  8月12日,红军发起仪南战役,9军担任主攻,30军和4军的部分部队配合作战。此次战役歼敌3000余人,缴枪1000余支,拔除了田颂尧(川陕边区“剿匪” 督办)在江东的钉子,攻占了仪陇县城,还占领了100余口盐井。杨秀昆所率264团排以下人员除少数拿着匕首和杀猪刀外,大部分人都是徒手。即便如此,在8月22日攻击仪陇城时,264团趁敌退却之际,一股作气冲上去,将敌一个营逼到了小河边投降,缴获200余支步枪,每排分得20支。6up

  9月22日,红四方面军又发起营渠战役。6up是役,264团和兄弟部队一起冒雨攻下大庙场,将敌一个团的兵力压至小桥镇河边,缴枪1000多支,全团的得到补给。

  12月中旬,264团接替9军防线——从达县到宜汉城南的观音山。部队刚到阵地,王陵基第3师一万多人便在20门大炮的配合下,蜂拥至观音山。

  264团虽有千余人,但都是新兵,头一次经历大规模正规战。部队没有重型武器,连一挺机枪也没有,都是单发步枪。加上训练不足,动作慢且打不准,对敌杀伤力小。临战时,原本每人配有4颗手榴弹,但为阻击敌人进攻,每个战士提包里又多装了4颗,这一下派上了用场。当敌人冲到阵地前沿时,战士们扔出手榴弹将其打退,杨秀昆又派一个连的部队到县军火库领来100多箱手榴弹。而后一个月里,他们凭手榴弹打退敌人20多次攻击,264团“以弹御敌”成为美谈。

  1934年11月1日,红四方面军在通江县毛浴镇召开党政会议,总结了反“六路围攻”取得胜利的经验,但川陕根据地的元气也受到严重损伤。于是,红四方面军部队转入整训,同时协助地方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恢复和开发地方工作,扩大红军。

  整训之初,由于反“六路围 攻”减员不少,红四方面军作了必要的组织调整工作,将部队进行了缩编。第30军被编为2个师7个团,杨秀昆被调任89师副师长。

 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军会师后,红四方面军主力遵照中共中央命令,肩负创建根据地、打通国际路线的重大使命,组成西路军,西渡黄河作战。杨秀昆担任西路军第30军88师副师长兼268团团长,率部参加了河西地区的历次作战。

  1937年3月1日凌晨,西路军在倪家营子血战一个多月后,转移到三道柳沟。这是一个东西长约十几里的自然村,分东柳沟、西柳沟、南柳沟。村东南面60多里即是祁连山下的梨园口,东、西、北三面是戈壁滩和沙漠。30军防守村西北,杨秀昆率268团守卫在南柳沟赵光裕的两所庄院里。这是敌人必争的要点,如果被占领,红军就有被各个击破的危险。

  傍晚,敌人用大炮轰击后,冲向88师阵地。这时,268团驻地的西围墙已被炮火轰垮了一段,形成缺口。在苍茫的暮色中,敌人沿着砟子河,利用河床两岸的破沟烂崖作掩护,步步向前推进。268团驻地外几十米的地方有一个独立房屋,那里布置有一个班守卫。在敌人猛攻下,该班战士全部牺牲。独立房屋被占领后,敌人把手榴弹投向268团阵地。在危急时刻,杨秀昆带领268团官兵手握大刀作殊死搏斗,奋力夺回了独立房屋,使砟子河两岸的红军对河床形成了交叉火力封锁,逼迫敌人暂停了进攻。

  西路军在三道柳沟血战11天,孤立无援,四面受敌。3月11日夜,杨秀昆率268团随30军撤出三道柳沟,星夜突围,由梨园口进入祁连山。

  3月14日,西路军在祁连山脚下石窝山召开会议,决定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,并将现有人员编为3个支队分散突围。杨秀昆所部编入以30军为主的左支队,他担任支队长。他们在、程世才率领下,在祁连山中艰难突围。

  突围期间,杨秀昆、刘庆南(268团政委)和饶子键(268团参谋长)等负责收拢被打散的同志,沿兰新公路旁的电线日下午,杨秀昆、刘庆南、饶子键、肖全青等18人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跋涉,最先到达新疆东大门——星星峡,并受到新疆督办公署星星峡办事处主任王效典(中共党员)的热情欢迎。

  抵达第二天,他们得悉哈密警备司令尧乐博斯叛变,正派骑兵连前来收缴枪械,遂派1营营长曹玉良、周纯麟带队消灭这股叛军。叛军被打垮后,杨秀昆率部一面在星星峡守卫,一面利用缴获的卡车,打着红旗,带着食物和水果,沿来路接应失散同志。他们跑了一天,接回200多人,还派人到安西一带找寻流落人员和伤病失散人员。第三天,他们接应到李卓然、、李特、黄超、曾传六、程世才等12名军师领导所率的70余人。

  左支队到新疆后,中共中央代表陈云、滕代远和李卓然、等西路军工委领导商议,决定将其编成4个建制大队,上设总队统一领导,对外称“新兵营”。整编后,杨秀昆任总队长。

  同年11月,邓发从苏联回国,接替陈云任中共驻新疆代表。根据中央指示,12月2日,陈云、李卓然、、程世才、曾传六、李天焕、杨秀昆、赵正洪等十几位同志,坐飞机离开新疆,于1938年1月29日到达延安。

  1938年12月,中央命令程子华到冀中军区担任八路军第3纵队政委兼冀中军区政委,杨秀昆等51名干部一同跟随前往。1939年1月,杨秀昆任冀中军区独立2支队大队长,后任冀中军区特务团团长。9月,冀中军区第5分区和特务团组成27团,杨秀昆任团长。1942年6月,杨秀昆和参谋长韩双亭带领27团掩护冀中军区党政机关2000多人安全转移后,告别冀中。他们冲破日军的 “铁壁合围”,受到彭德怀、、等首长的嘉奖和接见。

  1944年,河南人民抗日军在延安成立,王树声任司令员,戴季英任政委,杨秀昆担任2旅副旅长。1945年10月,杨秀昆担任中原军区第1纵队2旅旅长、豫西军区第2分区司令员。

  1946年6月26日,蒋介石撕毁《停战协定》,以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指挥10个整编师,约30余万人的兵力,首先对中原军区部队发起大规模进攻,致使全面内战爆发。

  在重兵压境下,为保存革命力量,牵制敌人,配合华北、华东战场作战,中原军区根据中共中央“立即突围,愈快愈好,生存第一,胜利第一”的指示,将部队主力分为两个纵队,分别向陕南及武当山突围,然后转移至陕甘宁边区。其中,军区司令员、政委郑位三、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震率领军区机关和第2纵队13旅、359旅、干部旅、第15旅45团为北路突围部队,向西北突围。军区副司令员王树声率领南路突围部队第1纵队第2、3旅和第2纵队第15旅,向西突围。

  为给主力部队开辟突围道路,1947年2月中旬,杨秀昆率2旅5团和江汉部队一部共800余人东渡襄河。原计划在沙市北面过长江,后了解到沿江防守甚严,无法渡江,遂调转方向,向北直插大洪山、武当山区,准备经房县、神农架进入川东门户巫溪。

  7月31日,王树声电告中共中央中原局:“我部6000余人现尚有两个月给养,据传,敌军已向巫溪开进,在川边关隘处修筑碉堡,我部究竟是选择机动打游击,还是坚决入川?望中央告诉四川情况,并通知四川党组织配合支援。”

  8月2日,中原局复电:“进川意义重大,使蒋介石不能抽兵出川进攻我解放区,你部一定要向川内挺进,创建川东根据地。” 按照指示,王树声命令杨秀昆派侦察小分队到大巴山关隘鸡心岭侦察敌情,为进入巫溪作准备。

  不久,敌情传回:军队为阻止突围部队入川,在鸡心岭一线师2个旅抢先占领了鸡心岭及八卦庙,封锁了入川通道。王树声得知后,决定放弃入川计划,返回鄂西北创建根据地。杨秀昆部在返回鄂西北途中,遭到敌军围追堵截。杨部随即向东突围,准备由信阳插到周口,再转到豫皖苏解放区。

  当部队进至信阳南部白庙子附近一座大山时,遭到军整编第85师一部拦截。军顺山脊连续冲杀,反复争夺主阵地,杨秀昆率领5团英勇抗击,战斗异常激烈。5团从上午一直鏖战到黄昏,毙伤敌人数十人,我部伤亡100余人,团政委舒烈光牺牲。

  5团受挫后,旋即转战到平汉铁路,沿淮河向东挺进。不料在安徽金家寨附近,与敌遭遇。因敌众我寡,5团被迫原路返回。

  当部队到达湖北黄安七里坪以北郭家河附近一条狭长山谷时,又遭光山县保安团伏击。敌人以密集的火力封锁了峡谷,并向5团蜂拥冲来。杨秀昆带病指挥部队战斗,与敌展开肉搏战。

  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一旅突围路线多人。因电台遗失,杨秀昆与2旅政委刘健挺失去了联络。

  此后,杨秀昆收拢失散的部队,乘隙向东转移。部队抵达立煌县北面的西渡山,正准备过淮河时,敌人闻讯赶来,部队又被打散。

  至8月中下旬,部队只剩下二三十人,也无法和上级取得联系,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,杨秀昆、刘斌、张树林、漆汉臣等在麻城杨高山召开紧急会议。为了保存革命力量,决定分散转移,能走的化装走,不能走的就地隐蔽,等待主力部队到来。

  会后,刘斌、张树林和漆汉臣回到洪湖老家打游击。杨秀昆只身赴武汉,在地下党交通员萧凯的帮助下,化装成商人,经南京、上海,抵达山东解放区,后分配到太岳军区工作。

  同年12月,桐柏军区成立,杨秀昆担任28旅旅长。1949年2月,桐柏军区番号撤销,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8军,他担任副军长兼172师师长。7月,调任47军副军长兼湘西军区副司令员。1950年底,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事学院高级速成系学习。1958年后,任河南省民政厅副厅长。1993年5月5日,在武汉病逝,享年82岁。

手机号: 400-0588932

公司地址:巩义市西村工业园2号

扫描二维码

版权所有:6up【真.亚游】